迂回"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4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20904
阅读:10回复:0

坟河—青春的沦落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8-04-04 08:30

坟河—青春的沦落
  

  

  

  坟河—青春的沦落

  ——坟河

  

  

  坟河,80年代末端逃到地球的一个家伙。二八的青春被视为返童的结果,因为很老的心,很年轻的脸。

  还在成长的人,却错过了时间的步伐,没有跟上节拍,古董般的青春在灰尘袅袅中落定。说不上很聪明,更说不上愚笨,有的只是无尽的沉默,是唯一的表情,不知所措。悠然地生活,外表下,没有担忧的干扰,没有任何杂质的介入,为的只是满足一个词“人如其名”——悠然。坟河,古墓堆里的灵魂集聚,汇成了河流,成就了她,她自己这么说的,千变万化的人,因为没有目的地,只是飘,所以她喜欢那本《GONE WITH THE WIND》,即使她根本不能拥有斯佳丽的热忱和美貌。

  朋友不多,刻意地逃避,她不是没有能力走进别人的世界里,只是她不愿意让别人看透她空间里的点滴。布满了尘埃的年轮,纵使有人无意地闯入,也恐怕不愿意待久,那是寂寞的声音染上了别人的视角,终究被抗拒。害怕被拒绝,所以拒绝别人,胆小却不愿意懦弱。

  有人说她像个孩子,疯一般如角落里刚刚悸动的泥尘见了天空。她愿意面对她少数的朋友,对待着像个没成熟的果子,青涩地开着玩笑,调侃的时候,她才会知道她还活在那个叫做花季或者雨季的青春里,她偶尔在这个时候才跟上别人的步伐。

  她跟一个网友见过面,她逃了,习惯性地逃,只是这次她想逃远点,她记得那个虚拟朋友的地址,她无所顾及,悠然地独自一人逍遥到那。他,一个网友,不愿意承认她。她说,你好,我是坟河。他说什么,你?开玩笑,你怎么可能是我兄弟?网络里的她和现实里的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吗?她偷偷地在心里笑笑,很淡定。

  她没有办法对一个刚刚谋面的人露出她苍老心灵深处最年轻的声音。她很沉默,不说话,不是腼腆,有些狂妄。她不愿意主动表示意愿,喜欢她的人不多,因为她接触的人不多。毋庸置疑,这样的一个人不接触永远打不开她的面具。

  她太在意别人的意见了。有人说,坟河那家伙,有问题,自以为是。她笑笑,我有资本。口气是高傲的。回家的时候,她会一直想,难道她真的自以为是了吗?为什么别人不喜欢她,她无奈地叹气。在乎却伪装成漠然的模样,好虚伪,她自己知道。听说了一句话,最自卑的人往往在人前炫耀自己。她是吗?当然,但是她绝对不愿意承认。她很脆弱的神经没有办法承受别人的打击,更何况是自己的。她自嘲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真的很年轻,花一般的世纪轮回,只是昙花的笑容,刹时绽放开来……

  她还是个叛逆的孩子,喜欢刺激,她充满崇拜地向叛逆的世界做了祷告,然后奔逃。她很压抑,她没有多少朋友可以倾诉。她每年只有一个固定的朋友,换了一个也只结交一个。她有很多哥们,网络里的,那时候她很疯狂地向所有人炫耀她的开朗。屏幕地暗淡里,她也将随着消失了本色,当然哪个才是她的本色,谁也不清楚。她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,却压迫在家长的手中,父母都以为她长硬了翅膀,孰不知她只是因为失去了翅膀才那么渴望飞翔。

  她发泄着自己的不快,怀着顾及。她疯狂地寻求着刺激,她想在虚拟的空间里寻找朋友的理解,但是电脑前坐着她的母亲,她回到屋里只会哭泣,很脆弱,她怎么能反抗着自己的至亲,她知道他们都是为她的将来着想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她自己的意愿。她在房间里疯一般地搞破坏,乱扔东西,很嘈杂的声音,却没有能力碎了她的无助,最终导致一个糟糕的局面,没有人治疗皮肤病最好的医院发现她的困惑,她被拒绝在局内人的世界里,你方唱罢,我登场的局面她永远不懂。一个局外人,她担任着这个角色,而且还要小心翼翼,好累,她被忧伤追得太累……

  失去理解,或者说感受不到理解的人。谁都说对她好,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想要什么。多么自由的世界啊,但是却只存在于世外桃源中。

  她在现实里因为离群,她的妈妈要求她成为一个好孩子,非北大清华不去的孩子。她没有能力学别人张牙舞爪地生活,一堆堆书,教材,一年比一年多几个圈的眼镜。她不能和别人在一起游戏,因为一双眼睛的监禁。她乖乖地听话,却注满了正个心的压抑。她没有朋友。

  她偶尔上网,认识了几个网友,关系还算铁,那时候的她完全变成了一个开朗的人,一个真正的她。但是电脑里的朋友不能和她呆太久,还是因为那笼子的门永远向她敞开。她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的寄托一次一次被打破。

  她想念那些理解她的朋友,可以不在乎别人看见她的表情,只是心的交流,她在家里完全没有办法进行沟通,她终于走出了她的步伐。她经常去书店,她很爱书,爱那些课外的书籍。而后,她每次要去书店的时候,改了她的行程,去了网吧,去和她的朋友们说她的无奈,苦痛和寂寞。她第一次去网吧,格外地不习惯里面的氛围,令人窒息的不安,但是她的网友们将她解获。她越来越依赖他们,看不见却很温暖。不像爸爸和妈妈,不像老师,围绕在她周围,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。

  她的心如涅磐重生的凤凰,她的心开始变得和她的脸一样年轻,但是这些只在网络里沉溺的时候。在家,她依然被约束,依然被迫,依然难以自拔地做着破坏,她在家越不能被理解,就越痛苦,就越经常跑进了她的虚拟天堂里。

  她荒废了学业,虽然被家人更厉害的监督和责备,但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反抗,没有能力,也没有这个习惯。她也不想争辩,她面对劈头白癜风治疗方法哪种好盖脸下来的语重心长,爸爸妈妈失望了,她也绝望了。她真的受够了。

  她终于在现实里找到了朋友,妈妈从来都说人心隔肚皮,不让她跟别人在一起火热,现在她也已经顾不了了,她已经不想做妈妈的好孩子了,她想只要开心就好。她的朋友,网吧里认识的,社会的小混混,她也慢慢地变成了小混混,跟人说话也不需要那么胆怯和漠然了,她不需要在乎别人怎么看她的表情了。她开始自由,开始释然,开始快乐,开始转变……

  最后她从年级第一的位置摔了下来,居然摔得很开心,她终于不再被别人用关怀的眼光压着了,重重的石块落了地,破碎了她几年来承受的眼光和殷切。她宛然一笑,转身离开,她还是在逃,只是没有人会劝阻,她已经成功地逃离别人的视线,不需要做一个焦点,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情,不会有别人的言论了。

  她经常不在家,和她的朋友混在一起,爸爸妈妈也开始不再管制她了,没有眼睛对着她看,好轻松好自由,她慢慢地陷入了另一个渴望已久的世界里,没有阻碍的潇洒地活,但是她还白癜风治疗标准是很寂寞,很寂寞,她想回家,中间却隔着那个无情鸟笼的困惑,她摇了摇头,继续沉沦……

    

  

  我们成长的时候总被压抑的气氛笼罩,爸爸妈妈们已爱的名义将我们的世界封锁,谁给我们寻找理解的出路?
游客

返回顶部